魏勇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1月13日02版)
  關於孩子的快樂成長有一個大的誤區:把快樂局限在學習輕鬆、無憂無慮的層面,局限在愉快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上。一些家長常說的話是,孩子只要能夠快樂幸福就好。問題是,要讓孩子今天快樂很容易,但要讓他未來也快樂幸福就有難度了。因為人生的一大無奈是,我們常常需要先把不喜歡做的事情做好,才能有機會做喜歡做的事情。而這種意識和能力需要專門培養。
  適當的強制讓人堅強進取
  我們應該鼓勵孩子去爭取那些需要辛勤付出才能夠體會到的快樂。在成就感當中產生的快樂才是可持續的。更何況若要追求巔峰體驗,怎能沒有汗水和眼淚!平平淡淡從從容容才是真,這是中老年人的人生觀。我希望年輕人活得精彩,希望他們年輕時在艱難和容易的兩條路中,選擇艱難的路,只有這樣,他們的生命才能不同凡響。我比較贊同虎媽蔡美兒的觀點,“充分學習達到卓越,就可以帶來開心,因為你會自信,感到驕傲並產生快樂”,我想,這樣的快樂是年輕人應該追求的。
  中國有許多這樣的獨生子女:身體和心理都健康,但缺乏忍耐力、缺乏吃苦精神和進取心,初步表現出了閑散懶惰的特點。這在日本已經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註。日本學者三浦展在《下流社會——一個新社會階層的出現》中反思了日本民主體制下的一個弊端——機會惡平等,即“少數精英分子為國家創造財富,而社會大眾則消費國家財富,過著唱唱跳跳快樂無憂的生活”。今天歐美國家之所以走下坡路,原因之一就是惡平等,積極工作的人越來越少,瀟灑享受詩意人生的人越來越多,導致政府稅收減少而福利支出大增,既削弱了國家的競爭力,又降低了國內公共服務的標準,引發治安等一系列社會問題。底特律的破產,希腊政府的破產,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危機就是例證。當然,中國還遠遠未到機會惡平等的程度。但是,考慮到中國家庭很多是獨生子女的狀況,這種惡平等有可能提前到來。
  進取和吃苦精神,曾經是西方清教徒的名片,是西方取得科技進步和經濟發展的強大精神動力,這點在馬克斯韋伯的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當中有明確闡述。放眼世界,今天幾乎所有發達國家都曾經是鼓吹積極進取的新教國家,譬如美國、德國、英國、北歐國家等。可見,進取心和吃苦精神是一個社會永遠不能丟的寶貴品質。
  只是僅有進取和吃苦精神遠遠不夠,我們還需要培養關註遠方森林的現代公民,還需要借鑒別人在創新教育中的培養機制,即在意志品質頑強的基礎上加上獨立思考和創造性。
  適當的強制可以培養創造力
  無自由無創造,這是常識,但孩子應該有什麼樣的自由,度在哪裡,卻是有分歧的。我覺得這需要分類討論。
  情況一:對少數某方面天賦很高的孩子,強制,極有可能扼殺他們的天賦和創造性,應該給予這類孩子更大的自由度、更多試錯的機會,把強制減少到能保證基本面良好的程度。孩子的基本面是什麼?一、身體健康,二、心理陽光,三、禮貌待人。要做到這三點,需要一定的強制。對天賦很高的孩子來說,強制到此為止,他們不適合被圈養,而且大多會在這個良好的基本面上發展出自己的特色。中國傳統教育的一大弊端是,將所有孩子都放在教育的流水線上,用一個模子去刻畫,結果教育高度同質化,創新性人才出不來。
  情況二:對大多數資質中等的孩子來說,嚴格的教育比較合適。資質中等的孩子沒有明顯的特長,可塑性強,在一定的壓力之下,他會發展得優秀;缺少壓力,可能導致散漫,還可能染上惡習。要剋服人的貪圖安逸的天性,需要適度的強制教育。
  從我們已有的人生經驗來看,要想有所建樹,一般要具備三個特質:優越感、危機感、自我剋制。優越感讓人自信,危機感讓人努力,自我剋制讓人理性和專註。這些特質需要家長溫和而堅定地培養,需要循序漸進的生長。尊重孩子的天性,絕對不等於放縱孩子的天性。家庭和學校應該耐心地幫助孩子完善自己,鼓勵孩子持續專註地做事情,幫助其逐漸建立起一個自己能獨立獲得成就感的生活模式——通過持續努力和專註體驗到成就感。這個過程必然包含適度的強制。
  從根本上來說,強制是一種惡,是反人性的,因為“它把別人看作不能獨立思想之物”(哈耶克),會對人構成不同程度的扭曲,於是,求知欲和想象力常常被扼殺了;但另一方面,強制又可以檢驗出創造性,可以培養創造性。強制之下都不能扼殺的興趣,也許就是真正的天賦。許多時候,孩子並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,在大多數情況下,逼一逼孩子(以他的承受力為前提),其潛能更容易發揮出來。如果沒有這樣一個強制的過程,與強制方向一致的天賦或者與之對立的天賦,體現出來的幾率要小得多,孩子需要深度體驗或者深度試錯才能自我發現。
  其實,“天才不過是做了足夠多練習的人”(美國作家格拉德威爾),許多音樂家、運動員、數學家等都是如此。以貝多芬為例,他在音樂界是出了名的刻苦。4歲時,經常練鋼琴到午夜12點,有時還必須等他父親回來檢查後才能睡覺,否則要挨打;舒曼為了練琴,自製一個器具夾手,以至於後來把無名指夾廢了。嚴格的紀律、刻苦的訓練是可以與創造性和諧共存的。譬如,二戰時期的德國軍隊擁有幾乎最嚴格的紀律和訓練,但其作戰時的創造性和靈活性超過世界上絕大多數軍隊,隆美爾、古德里安、曼施坦因是出了名的靈活運用戰術的高手。
  也許,要不要強制不是爭論的焦點,關鍵是強制到什麼程度?這要因環境而異,因孩子的承受力而異。比如,虎媽式教育在美國可能合適,因為在美國一些公立學校不同程度存在著墮胎、吸毒、校園暴力事件等,虎媽式的教育至少可以讓孩子遠離這些東西,加之美國大環境非常寬鬆民主,孩子常常在學校得到了足夠的贊揚,這時,父母對孩子壓一壓,不至於造成孩子心理問題,反而是一種矯正。美國教育部副部長奧喬亞尖銳地指出了美式教育的弊端:“我們給予孩子太多的鼓勵,不論孩子做得好或不好都能受到贊揚。現在我們就發現,許多美國學生進入大學後,都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能力,他們自我感覺非常好,但其實大都眼高手低,做的不如想的多。”
  (作者是中學特級教師)  (原標題:適當的強制,是教育必要之惡)
創作者介紹

便宜系統傢俱

op55opik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